式微

【レオ司】灯火阑珊处

*ooc有
*想写一个会撩的leader但是好像失败了

他穿过璀璨烟火,坠入一片澄绿星河中。他依稀只看见几点火光,却能清晰地看见自己的倒影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朱樱司最终在灯火昏暗的天台找到了月永レオ。

他的leader拿着大号的荧光笔,正在地上涂涂写写。嘴里哼着不成曲的调子,看上去心情愉悦,完全沉浸在自己的灵感世界中,没有注意到朱樱司的到来。

明明寻找了很久的leader就在眼前,朱樱司却不想在这种时候上前打扰了。他在靠近门边的地方坐下,静静地看着月永レオ。

一点指责他破坏公共环境的心思都没有,朱樱司只觉得此刻的月永レオ散发出来的光芒,远比天边接连不断的烟火要夺目得多。

将近新年,学院里到处都是热闹欢乐的气息。朱樱司站在一大群准备点燃烟火的学生中时,突然就想到了月永レオ。任何时候都充满自信的眉眼,和明亮的笑容。原来在不知不觉间,自己已经被他的一切吸引。

朱樱司突然就很想见到他,于是穿过大半个校园,在这个灯火稀少的地方找到月永レオ。

“啊!是你啊。”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思绪,朱樱司抬头看见月永レオ正对他露出欣喜的笑容,然后大步向他跑过来。

“leader,我……”还没等话说完,朱樱司便被月永レオ一把拉起,带到他刚才写下乐谱的地方。
谱子还没有写完。

“leader,这是?”

“灵感突然就断掉了呢,本来以为没法往下写了,但还好你来了。”

朱樱司有些疑惑地抬头看他,接着就撞进了月永レオ澄绿的,因细碎光亮而闪烁的眼睛里。

朱樱司感觉自己会这样沉溺在这片澄绿的星海中,那是比远处烟火,比头顶群星,比脚下荧光,还要明亮夺目的存在。

他在月永レオ的眼睛里,只看得到自己的倒影,清清楚楚,不遗漏一丝细节。

他在被认真地注视着。

朱樱司不禁放缓了呼吸。这一刻的感受太过美妙,他生怕一丁点声响都会将这氛围搅碎。哪怕是再轻微不过的呼吸声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像是烟火点燃时将亮未亮的短暂片刻,又像是天上群星存在亿万年的长久亘古。

“司,朱樱司。”在一片静谧中,朱樱司听见月永レオ的声音,他还来不及为他的leader叫出他的名字作出更多的惊讶,就因为月永レオ的动作僵在了原地。

他眼前的那片星海突然放大了。月永レオ的额头,轻轻抵住了他的额头。

“我一直记得司你的名字哦。”

“……leader?”朱樱司听见自己逐渐加快的心跳声。

“末子的努力和付出,我一直都看得见。”朱樱司能感觉到月永レオ的手缓缓覆上他的双眼。他眨眨眼睛,睫毛轻轻扫过温暖的掌心。

“末子总是在不经意间吸引着我。”朱樱司感觉月永レオ的气息在逐渐靠近。他有些紧张,此刻的月永レオ不似平常那样跳脱,而是认真地,说着平常不会说的话。

“司,朱樱司。”他的leader又一次郑重的叫了他的名字。

然后在唇上传来温热柔软的触感的同时,朱樱司在一年的末尾,听到了月永レオ的告白。
“我喜欢你。”

温凉的夜风从树梢间穿过,沙沙轻响显出这一方角落的静谧。
又有烟火在天边炸开,明灭的火光浅浅地映在他们的脸上,照出此刻无比温柔的神情。

他早已穿过璀璨烟火,坠入那片澄绿星河中。

【曦澄】亲爱的你的名字是什么

*现代paro
*这其实是一个脑补过多的故事。
*江宇直这个脑洞我憋了很久了

教学楼三楼,语文教师办公室。
蓝曦臣站在宽敞干净的玻璃窗后面,直直地盯着楼下绿荫小道上的那个身影。
玻璃窗一尘不染,拜良好的视力所赐,他站在三楼也能把一下子就抓住他视线的那个人看清楚。
唔,那人穿了件紫色的衬衫,不是如紫罗兰一般浅淡的颜色,而是稍浓厚的色泽。蓝曦臣觉得,这其中似乎怀着某种深沉且热烈的情感,却又被隐藏起来,不为人知。
他看着那人渐渐从小道那头走来,步子是较快的,却又不影响那萦绕在周身的独特韵味,就像蓝曦臣曾见过的野生孔雀一样,傲慢且尊贵。
阳光被层叠茂密的绿叶过滤成细碎的光斑,一片一片落在那人的发梢,眼角和从衬衫中露出的锁骨上。蓝曦臣眨眨眼睛,从锁骨一寸一寸地往上看,目光顿在那个人的面庞上。
他长得很好看,是一种张扬的,凌厉的俊美,可他现在走过光线稍暗的林荫小道,那过于耀目的眉眼被调和得柔和不已,也愈发的惑人。
蓝曦臣一时被迷了眼,他有些呆愣地看着那个人消失在小道尽头,只来得及看清怀里的一本英语教案。
英语老师啊,蓝曦臣站在窗边轻轻笑起来,身旁一盆紫色鸢尾正开得旺盛。

蓝曦臣最近很郁闷。
自从那天的惊鸿一瞥,不知道是为什么,他再也没有见过那个人。他刚来任教不久,人事什么的都不太熟悉,学校那么大,找一个英语老师无异于大海捞针。
他觉得他那刚萌发的初恋萌芽要被掐断了。
他一边郁闷地前往教学楼,一边还要朝路上的学生微笑点头。
找不到想见的人,他几乎都挂不住脸上的微笑。
可当蓝曦臣又往前走几步之后,他就觉得老天一定是眷顾他的。
他念念不忘了好几天的人,出现在了他的前方。依然是不变的紫色衬衫,那张张扬精致的面孔,就那么突然地出现在他的不远处。
蓝曦臣觉得自己有些猝不及防。但他觉得自己应该上前去搭话,不然人家走了说不定又要等好些时候才能见到了。
他正要抬脚追上去,却硬生生的被身后响起的声音拽住。
“兄长。”叫住他的人是蓝忘机。
蓝曦臣叹了口气,转身看向自家弟弟,和他身边魏无羡。
“忘机,小魏。”蓝曦臣朝他们点点头。就算再怎么失望,礼仪还是不能缺的。
“大哥,你这是在看谁呀?”魏无羡笑起来,然后往那个方向看去。“哦哟~他终于来学校了啊!”
蓝曦臣还来不及尴尬就听见魏无羡的话。他较忙问魏无羡:“小魏,你知道他是谁吗?”问完又觉得太过心急,于是又摆出一副淡定样子来。
但他觉得还是表现得太过明显了。因为魏无羡笑得狡诈地看了他一眼,然后慢慢开口:“知道啊,江宇直嘛。”
终于知道他的名字了!
蓝曦臣都开始幻想两个人第一次对话的场景了,于是匆匆找了个借口向两人道了个别,便往宇直消失的那个方向走去。
是的,他在内心已经开始叫人家宇直了。轩宇挺直,多好的名字啊。
在他的身后,魏无羡笑得有些艰难地问蓝忘机:“二哥哥,你说大哥他……知道什么意思吗?”
蓝忘机静静看他一眼,然后垂下眼帘。“不知道。”

蓝曦臣站在教室外面,听着里面的英语课。这不是他的班级,但他想见里面上课的人。
他刚才从楼下上来经过二楼时听见有个班在上英语课,鬼使神差地他就走了过来,然后他就一直站到了现在。
宇直说话也是那么好听,蓝曦臣在心里这么想。看着他用那种骄傲姿态说着流利的异国语言,充满自信的神态,学生们信服的样子,这英语课堂仿佛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一般。
蓝曦臣想等在这里,等宇直下课后和宇直说上话,然后赞扬一下他的教学魅力顺带邀请他去吃个晚饭。
这真是个很好的计划。
他陷入了自己的美好构想中。
可在他美好构想的时候人家已经一脸狐疑地现在他的面前了。
“请问你找谁?”用了礼貌的词语,但是问话声却暴露了说话主人的不耐烦。
蓝曦臣较忙回神,然后摆出自己最完美的笑容,用自己最温柔的语气说道:“你好,我是蓝曦臣,是新来的语文老师。”
江澄点点头,正要开口就听见蓝曦臣又开口了,用那么好听的声音说出了让他瞬间炸毛的话:“你叫江宇直对吗?”
江宇直……宇直……直……你大爷!肯定是魏无羡那个混蛋!
江澄非常地气愤,以至于他没有听见蓝曦臣“我可以叫你宇直吗?”的下一句充满期望与小心翼翼的问话。
蓝曦臣觉得自己的构想一定是哪里出了差错。他在说完话之后就看到宇直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黑,总之不是什么好的发展方向。
在他想要再说点什么弥补一下的时候,对面的人突然开口了,带上了咬牙切齿的意味:“我不叫江宇直!”然后冷哼一声,留下一句“魏无羡的话你也敢信!”便转身就走。
咦?不叫江宇直?这么好的名字。
蓝曦臣很想追上去,但是看着对方怒气冲冲的背影和那你敢追上来我就弄死你的气势,他觉得自己还是先去找忘机问问人家的名字吧。
顺便是时候找魏无羡算算账了!





*很久以后的一个段子

“晚吟,你和我说说话好不好?”
“你不要叫我!”
“晚吟,你原谅我好不好?”
蓝曦臣看着江澄赌气的脸,无奈地笑笑,然后倾身吻住他的嘴角。
“蓝曦臣你!唔……”


*我终于把这个脑洞填出来了,都快笑了一个星期了。
*蓝大被我写成了痴汉属性怎么办?
*羡羡你怎么可以坑队友呢?










【宋晓】一小块糖

”子琛,”晓星辰的声音带上了一丝微不可寻的颤抖,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
面对他的询问,宋岚上前一步,将他的神色更加清晰地收入眼底。“一别十数载,你可知我思念至深?不过情难自禁罢了。”
晓星辰听着他近乎袒露心迹的回答,纵是目不能视,也还是忽略不了对方款款情意,忍不住红了脸。他将脸微微转开,极力掩饰住自己的尴尬。
宋岚却在这时又进一步,将他禁锢在方寸之间。
近在咫尺的呼吸拂过耳畔,带起阵阵痒意。晓星辰感觉自己的耳朵都已经烧了起来,却从未想过将身前之人推开。与宋岚在一起,只会感到无尽的心安与眷恋。
他感到宋岚吻过他的眼角,霜雪般的声音紧接着响起:“星辰,我心悦你。”傲雪凌霜如宋岚,此刻却也温柔得不像话。
于是万千言语心绪便只能付诸于行动。
平生第一次,晓星辰将自己的情感如此直接地展露出来。他侧头吻住宋岚的嘴角,然后伸出手,紧紧回抱住宋岚的腰。他感受到对方的心跳声,一下一下,渐渐将心底的点点蜜意逐渐放大。

最美不过心意相通,如此一瞬亦能化作长久。




*我也不知道宋道长之前干了什么。
*甜就好。